室內繪畫:宅家無聊,該怎樣面對熟悉的白墻?

2020-5-10 編輯:采編部 來源:互聯網 閱讀次數:
  導讀:愛德華·維亞爾 《室內》51 x 67 cm 紙板油彩 1902年文/鮑明源前些日子因為隔離,我們被迫在家里健身、辦公,甚至明星們也在家開起了演唱會。家不僅是休憩的港灣,也成為教室﹑畫室﹑圖書館﹑游樂場……我們迎來了一......

愛德華·維亞爾 《室內》51 x 67 cm 紙板油彩 1902年

文/鮑明源

前些日子因為隔離,我們被迫在家里健身、辦公,甚至明星們也在家開起了演唱會。家不僅是休憩的港灣,也成為教室﹑畫室﹑圖書館﹑游樂場……我們迎來了一個空間的宅家時期。

疫情期間,微信的步數暴露了行蹤

所以有時癱在書桌前,萌發出了終極追問:“出門還是不出門,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!

愛德華·霍珀 《早晨的陽光》布面油畫 101.9x71.5cm 1952年

室內變得令人厭倦了嗎?

其實,在藝術家的眼中,任何空間都能夠產生出偉大的作品。除了大自然,在藝術史上還有相當一部分的作品描繪了室內景觀。隨著宗教﹑經濟和生產力的改變,家庭日?臻g同樣吸引了藝術家的眼球。

羅伯特·康平 《天使報喜》(梅羅德三聯畫)64.5 x 117.8 cm 橡木板油畫 1427–32年 ©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

打開一本油畫史看看,大概是荷蘭人生活得最精致了。即便是描繪宗教題材的《梅羅德三聯畫》,圣母也是在市民家中的餐廳里被天使加百列告知懷上了基督。除了作者對物體真實感的苦心描繪,還可以看到,女主人把她們的家布置得十分精致,不論是壁爐的結構,還是炊具的樣式﹑家具的裝飾,都顯得十分別致。

白色的百合花,背景盛滿水的銅壺和白毛巾都暗示著圣母的純潔

這位木匠是圣母瑪麗亞的未婚夫約瑟,他正在制作一個老鼠夾子,按照奧古斯丁的解釋,它象征耶穌捕捉魔鬼

在17世紀,荷蘭的獨立和經濟繁榮壯大了市民階層,市民成為購買繪畫的主要消費者,藝術市場隨之形成。繪畫的題材分得很細,其中“室內景畫”就成為像靜物﹑風景﹑肖像畫一樣的門類之一,主要描繪室內發生的日常生活情節,對室內的陳設也刻畫得很詳盡。

維米爾 《維金納琴旁的女子和一位紳士》1662-65年 ©Buckingham Palace, London

即便荷蘭畫家維米爾最出名的作品是《倒牛奶的女仆》,但他似乎對音樂更感興趣。他曾不止一次地描繪音樂課情節,也畫過女客人們彈琴唱歌的場面。作品里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樂器,由此可見當時荷蘭上層市民對藝術的濃厚興趣,音樂甚至成為一種社交方式,也象征愛情。不過就維米爾龐大的家庭和艱難的財務狀況看,這樣的“小資情調”都是“別人家的生活”。

維米爾 《坐在維金納琴旁的女子》 1673年 ©National Gallery, London

彼得·勃魯蓋爾 《農民的婚禮》約作于1568年,橡木板油畫,114x164cm,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

以家庭為主題的室內景繪畫,一部分描繪上層市民生活的精致與恬靜,而與之對應的是酒館﹑酗酒者等嘈雜場所的下層人民生活。在尼德蘭畫家彼得·勃魯蓋爾的《農民的婚禮》中,農民甚至沒有什么大屋子,只能在谷倉里擺開酒席。

看上去這種不知名的粥比面包更合乎小孩子的口味

勃魯蓋爾突出了其中的滑稽感和故事性,這是一場大快朵頤的盛會。不過當時尼德蘭農民的生活十分困苦,他們極少吃肉,蔬菜種類也很單調,平時也只能吃黑麥面包和粥。舔盤子的小孩子更說明這樣的一頓飯多么來之不易。

桌上除了淺色的面包以外,深色的臘肉在日常是不可能吃到的

不過要論會玩,還得看法國人。18世紀的法國宮廷是洛可可藝術的天下,與繁密卷曲的裝飾性圖案相對照的,是第三等級平民的樸實生活。在巴黎的尋常百姓家,他們有更多的閑暇,在法國畫家夏爾丹那里,孩子們也開始不情愿地上起了家教。原來,吹泡泡和羽毛球早在那時就已經成為一項大眾活動了。

夏爾丹 《女教師》布面油畫37x47cm 1739年

只要還能吹泡泡,就算開始奔三,歸來仍是少年。

夏爾丹 吹肥皂泡的少年 63x61cm 1739年

或許因為疫情影響,這位小哥哥少了一位牌友,索性用紙牌搭起了房子,“紙牌屋”是當時普遍流行的一種游戲。

夏爾丹 the house of cards 72x60cm 1736-1737年

都快到夏天了,戴上口罩,出來約個羽毛球?

夏爾丹 持羽毛球的女孩 66x82cm 1740年

梵高《在阿爾的臥室》布面油畫 72.0 x 90.0cm  1888年10月,藏于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

其實要說被迫宅家,梵高也會和我們一樣感同身受。1888年10月,住在阿爾的梵高正因為得病臥床不起,長時間在家的他只能面對自己的小屋開畫,還在同一個角度一口氣畫了三張。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他那張著名的《帶煙斗的椅子》的原型。

作品局部來源:網絡他還在給高更和弟弟提奧德信中談到了這張畫,他對提奧說:

 

“這次只是復制了我的臥室。但是在這一部分中色彩必須豐富,它的簡化為對象的形式增加了層次感,暗示了休息和夢境。好吧,我認為在觀看構圖時我們會停止思考和想象,我把墻壁漆成淡紫色,木床和椅子呈黃色,像新鮮的黃油。床單和枕頭是檸檬的淺綠色,床罩是猩紅色……我沒有畫陰影,我只用了簡單的純色,就如曲奇餅干中的那樣!

不過,室內不僅儲藏了生活的煙火氣,還是一個可供人沉思的形而上空間。

喬治·德·基里科 《偉大的形而上學內部》布面油畫 95.9 x 70.5厘米 1917年 © 2020 Artists Rights Society (ARS), New York / SIAE, Rome

意大利畫家喬治·德·基里科(1888-1978)把建筑空間融入繪畫,并利用令人匪夷所思的透視關系和象征性符號,把觀眾引向他所認為的“世界之謎”。由于受到叔本華﹑尼采和弗洛伊德哲學的影響,他在繪畫中探尋潛意識和非理性,也啟發了超現實主義的畫家。1917年他創立“形而上畫派”,后來莫蘭迪也成為其中一員。

哈莫修伊《鋼琴旁的女子海濱街30號》1901年

丹麥畫家威爾漢姆·哈莫修伊(1864—1916)則用房間傳遞出北歐式的靜謐與孤獨,風格上深受維米爾和惠斯勒的影響,偏愛窗戶和墻面裝飾,熱衷于提煉景物中抽象的線條,以至于人物!翱窟呎尽,淹沒在空間里。與馬奈作品中人物直視的目光相反,他筆下的女子(他的妻子伊達)常常背對著觀者。雖然他獨特的風格長期不被丹麥當時的藝術圈理解,卻在國外獲得了聲譽,印象派畫家雷諾阿和詩人里爾克都深深被他的作品吸引。

哈莫修伊《內景》布面油畫 64.5 x 58.1厘米 1899年 來源:倫敦國家美術館

他沉默寡言,不愛解釋自己的藝術主張,并且他去世前銷毀了幾乎所有的書信,他和他的作品一樣成了一個謎;蛟S他就是這樣一個孤獨的人,不奢求別人理解,直到他去世80多年后,他的個展才在奧賽美術館和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舉行。

哈莫修伊《陽光灑在地板上的內景》1901 46.5 x 52厘米

“少”是貫穿他作品的一大特點,他的作品沒有鮮艷的色彩,樸素到幾乎接近黑白。在1907年的一次訪談中他說:“對于純粹的色彩,我絕對相信一幅畫色彩的種類越少,效果就越好”。之后他又表示,“只要人們愿意張開眼睛,他就能會面對這么一個事實:房間里極少的幾件好東西比起一堆平庸的東西能讓房間更美,更有質量!笔聦嵣,他在寫生的過程已經完成了對自然的刪減概括。

威爾漢姆·哈莫修伊 《海濱街30號的內景》布面油畫 1901年

哈莫修伊為這套公寓畫了60多張畫。他的繪畫沒有故事情節,也不是照搬眼前的景象,而是用光線﹑空間構造一個理想化的場域,它極不確定,引人深思。它就像公園里的一把長椅向觀眾敞開。當生活的嘈雜散去,當聚會結束,我們是否只能一個人面對這孤寂的世界呢?

安東尼奧·洛佩茲《晚餐》1971-80年,木板油畫,89 x 101cm ©AntonioLópezGarcía

似乎西班牙畫家天生具有超現實的基因,雖然安東尼奧·洛佩茲·加西亞的繪畫看上去極為寫實,卻隱含著神秘和荒誕,他用鉛筆像做建筑結構圖一樣畫底稿,再用平面的色塊拼接出物象,看似概括,卻極為精準。像塞尚一樣,他特意露出底層的輔助線來獲得未完成感。

作品局部 來源:ruthiev.com

畫家用直尺作畫,并在物體上做標記,來自洛佩茲的紀錄片《榅桲樹陽光》來源:網絡

他對繪畫中的美有著自己的看法:“一間廁所不能說是美的事物,但對我來說這是美的,因為光線裝飾了整個空間……畫中的美也可以是一種情感的表達,你能將這種情感在畫中轉譯出來,這就形成了繪畫”。

安東尼奧·洛佩茲《浴室》1966 ©AntonioLópezGarcía

當凝視這些一閃而過的水池﹑牙刷﹑餐桌時,你是否注意到,小小的家里卻藏著整個宇宙?

安東尼奧·洛佩茲《水槽和鏡子》97.8×83.8cm 1967年 來源:波士頓美術館

在他看來,現實是復雜并且難以把握的!暗,眼見的東西好歹能捕捉到,而且抓的越準,就越可能把未能明確認識的神秘這種非物質的真實多少表達出來”。

洛佩茲《湯米·羅索的房間》81×69cm 紙上鉛筆 1971-1972年

洛佩茲從現實中走出了現實,依靠他滄桑的色彩和肌理,把浮雕﹑綜合材料融入油畫,形成一種打破慣常邏輯的想象力,就像馬爾克斯在《百年孤獨》里描寫布恩迪亞看見冰塊那樣。

安東尼奧·洛佩茲《魂靈》 21.5×31.5×5.5 英尺 1964-1965年 木板油畫

如果說哈莫修伊的寒冷如北大西洋的波濤,那么美國畫家愛德華·霍珀的孤獨則是繁華之中的疏離,像是炫目的現代生活中一個斷掉的鏈條,被遺棄在了時間之外。

霍珀 《夜晚的窗子》 1928年 ©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

霍珀在1920年代后期和30年代初的作品中經常將夜晚的城市作為主題。在這里,三扇窗戶的構圖使明亮的室內空間在黑暗的夜晚中顯得格外醒目。窗戶在他的作品中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,不論是向內看還是向外看,窗口塑造了霍珀,也塑造了現代人的觀看方式

霍珀《晚風》33.34 x 39.37厘米 版畫 1921 ©華盛頓國家美術館

霍珀《上午11點》1926年

特別是在私人居住的空間內,霍珀很少畫人的面部,只留下標志性的坐姿。這種坐姿也或許暗示了焦慮﹑沉思﹑更有幾分疲憊。

霍珀 《紐約的房間》布面油畫 91.44x73.66cm 1932年

霍珀《旅館房間》152.4×165.1cm 1931年

現代社會改變了室外,也改變了室內,改變了人的生活方式。繪畫中的室內從一個故事背景轉變成象征性的現代空間。它不僅是肉身的容器,也是精神的居所。因此,不同的空間也會誕生不同的思想——人需要獨處一室,冥神思考,走入內心;也要接納天空﹑大氣和山水。不論在都市還是鄉村,你將怎樣裝飾自己的房間和窗子,又怎樣裝飾自己的夢呢?

注:本文為藝術中國(http://art.china.cn/)版權作品,未經許可,請勿轉載。


本文關鍵詞:

文章出自:互聯網,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 
 
{"remain":99976,"success":1}
 
外贸进出口 赚钱吗 电玩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贵州11选5五码遗漏 游玩广西棋牌十三张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影响股票涨跌的原因有哪些 广西快乐十分高手计划 捕鱼王2送免费体验金 全国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够力排列5下载App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